刘晓春:无牌信贷背后的“非法”合法化效应

来源:借钱大全

87

发布时间:2019-11-18 17:19

  文/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刘晓春

  应重新审视长尾理论和所谓互联网思维在金融领域的应用逻辑;不能简单以需求端的合理、合法,来反推供给端必然合理、合法;创新、合法化不意味着监管放松。

刘晓春:无牌信贷背后的“非法”合法化效应

  人类社会有许许多多的行为被政府纳入禁止范畴,可以宽泛的称为“非法”行为。有些行为,在一定的条件下,会合法化;有的历史阶段,同样的行为在“合法”“非法”之间会有反复。比如历史上的“盐铁专营”、“禁酒”、银行业的混业经营和分业经营等。

  此处所说“非法”活动,只就经济领域,更多的是金融领域,杀人越货之类不在此列。

  一些经济活动,之所以被列入“禁止”范围,是因为这些活动具有一定的公共破坏性。这个公共破坏性也是比较宽泛的,有直接的,有间接的,有对宏观社会的,有对微观个人的。禁酒,部分的破坏性是比较直接、直观的,比如对酗酒者个人及其家庭。贩毒,其危害性也是很直观的。而“盐铁专营”就不是那么直观。简单把它定性为政府与民争利,未免粗暴与幼稚。实际上是,为了保证境内经济、政治的稳定运作,需要抵御外部的入侵,而这需要政府资源的投入。这就有一个政府如何、从什么渠道动员资源的选择问题:是普遍加税还是通过某个行业或领域筹措资金。还有走私、高利贷等等。

  因为是经济活动,必然是有需求。这需求,就有合理的和不合理的。以走私为例,大量的走私会减少政府的税收收入,会冲击国内产业和市场的发展。走私的货品中有枪支弹药、毒品之类的危害品,但更多的货品是消费者正常所需。高利贷也是,贷款用途有非理性消费、有吃喝嫖赌、有购买非法物品,但也有的是合理生活急需。正因为这些经济活动中有许多合理需求,所以,历史上,“非法”活动从来没有因为禁止而消失过,往往因为在可容忍的规模和范围内存在,对社会运行还起到一定的润滑剂作用。所以,有用比较中性的词形容这类经济活动,如黑色经济、灰色经济、地下经济等。借贷领域有民间借贷、高利贷等。但,如果超出一定的范围和规模,又确实会对社会形成破坏作用。在这个时候,严厉打击就在所难免。当然,此时的定语就会是非常负面的词,非法经济活动、黑社会活动等。

  由于需求有许多合理的成分,历史上对一些“禁止”就有许多争论,呼吁将一些“非法”合法化。“盐铁专营”的争论就是非常著名的一场争论。美国反反复复关于银行混业经营与分业经营的争论与法规,也是。

  让“非法”合法化,理由也比较集中:人们有合理的需要;不与民争利,藏富于民;创新需要宽松的氛围;普惠金融;消除贫困等。当下的环境,增加就业、扩大内需,也是非常有效的说辞。

  当一项经济活动由“非法”而“合法化”之后,会产生什么效应?这里以无牌经营信贷业务做个分析。

  进入门槛降低:竞争空前激烈

  首先,是进入门槛的降低,也因此导致竞争的空前激烈,经营成本上升,收益下降。实际上,真正做地下经济的人们,并不希望他们的业务“合法化”,他们很明白合法化的结果。地下经济,甚至于黑社会经济,他们明白他们的特殊服务群体,这个群体有一定的量,但边界很清楚,只有在“非法”的状态下,他们才能获得超额的制度套利或监管套利。一旦合法化,这些超额利润很快就没有了。所以,我孤陋寡闻,没有听说有黑社会、走私团伙自己要求合法化的。

  前些年的前些年,一些地方民间借贷很活跃,而且很明显,这些地方的民间借贷对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,当然,也时不时的引起比较严重的社会信用风险和群体事件。于是,有专家提出,是否让民间借贷阳光化,由地下走到地上,也就是合法化。虽然调整了几次政策,效果终究不是原来想象的那么好。一是,当地民间借贷已经非常普遍,无所谓合法不合法;二是,一旦阳光化,就面临着纳税的现实;三是,民间借贷有服务于当地经济发展的一面,但还是有相当规模的借款用途见不得阳光,阳光化,意味着放弃了这些阴暗面,丧失了一块市场;四是,阳光化,也意味着利率不能超过法定最高利率的限制。因此,大多数民间借贷依然愿意处于地下状态。

  前些年和这些年,一些无牌经营贷款的人们,以互联网金融、金融科技创新、普惠金融的名义,公开呼吁不受监管地无牌经营信贷业务,而且做的风生水起,整个社会也以及其宽容、包容和好奇的心态看待他们。结果是一地鸡毛。

  这类贷款往往服务于持牌机构不能服务的群体,再加上原来处于地下状态,进入门槛高,有超额收益。现在变成社会鼓励的事业,并且今后有可能颠覆现有的持牌机构。这意味着没有了违法违规成本,进入门槛降低了,于是许多有情怀的年轻人都进入这个行业。必须承认,许多人进入这个行业,是带着情怀和理想的。开始的时候,他们也是严格按照信贷风控的要求做业务的。但很快发现,进入者太多,竞争太激烈,再加上互联网的获客效应,符合贷款风控要求的这类客户潜力很快挖掘完了。

  风控标准降低:无原则扩大客户

  其次,降低风控标准,无原则扩大客户范围。为了能更快更多地获取客户,唯有降低风控标准,这是逻辑的必然。很快发现,仅仅降低风控标准,客户量还是不够金融科技的流量需求。

  在地下时代,即使是黑社会,贷款人对借款人的风险控制也是非常严格的。所谓高风险高收益,往往并不是借款人的高风险,而是贷款人的经营行为的高风险,即无牌经营的高风险。历史上所有的放贷人,在意的首先是贷款能否收回,利率的高低一定是其次的,不是决定性的。黑社会黑,会乘人之危,但必须有机可乘。比如借款人因为歉收、因为家人生病等急需用钱,但家里还是有几亩薄地的,黑社会就“乘”这几亩地的“危机”。如果没那么几亩薄地,黑社会是绝不会“乘”这个“危”的。

中小银行 资产质量风险